KOLA

【威廉x大小姐】【玛丽苏短打】啊 或许这东西需要个名字

库鲁托少佐最近有点闲。

之前大都由他负责的亚历山大城对战、探索更多地区以及对于出现的怪物的讨伐任务,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被引导者安排给了别人。刚开始他是很有一些无所适从的,慢慢地他就捡回了之前的爱好,侍弄一下花草,晒晒太阳,和打洞玩的兽耳青年聊聊天,倒也十分充实。

这天他清理完花圃的杂草,天色已经黑了一半。想着再不回去引导者会担心,这样起身的时候,突然感觉衣角被扯了一下。

毫无防备的威廉身形有些不稳,还好拉扯的力道不很大,站稳之后他回头一看,惊讶地看见了本该待在洋馆中或者亚历山大城里的引导者。人偶低着头蹲在他原来的位置旁边,虽然看不清表情(就算看清了也是张面瘫脸),但他就是察觉到了她现在正在消沉。

“引导者?您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……两个小时之前。”人偶的声音闷闷的。

“非常抱歉,我一直没发现您……”

“不关你的事。是我没出声。”

威廉敏锐地感觉引导者的心情好像更差了一点,而且她依然拽着他的衣角不放手,半蹲着的姿势讲道理真的有点累。然后他意识到她可能是因为腿麻了起不来,于是试探着向体型娇小的人偶伸出了手,人偶默默地放开衣角,握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。她的手也没有多大,捏在手里好像一个使力就会嘎嘣脆。他被自己想象的画面吓了一跳,想松手却发现人偶已经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,用力都能感觉到有些痛。

 “……您这样我没法走路。”以大小姐的身高,和她牵着手需要斜着身子或者半蹲,无论哪个都不是一个舒适的姿势。然而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,引导者看起来需要安慰,这么说好像太冷漠了。

所幸引导者好像并未受到影响,十分意志坚定:“我不放。”

“……”他冒着冷汗,询问道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人偶别开脸,小声嘟囔:“我讨厌梅伦。”

……您这话我没法接。

她似乎也没指望着威廉接话,自顾自地说下去:“碧姬不爱我。艾妲不爱我。”

 “里斯是个大垃圾。玛尔瑟斯不如叉烧。”提到这两人的时候她明显地提高了音调。

威廉心中了然,看样子是亚历山大对战时失利了。按照被她责骂的战士的人数来看,失利还不止一场。这种情况他之前是很熟悉的,那时候引导者还需要他的陪伴,每隔几个回合就会拿着一把牌咬牙切齿“没有3没有3没有3”,或者在他使用魂魄的奉礼5骰出4的时候露出绝望的眼神。现在已经有一批新的人代替了他的位置,想到这件事,虽然明白大小姐是担心自己劳累过度,但他还是不由感到些许的寂寞。

“请不要太难过了。运势不是一直都在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他竭力舒缓着眉毛,想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些,她能心情好起来。

人偶仰起头看了他一眼,眼睛变得闪亮亮,突然松开手,牵手的姿势改为紧紧地抱住他的手臂。威廉一惊,下意识地想缩回手,结果直接把引导者整个偶悬空提了起来,吓得他赶紧用另一只手托住了她,变成了环抱婴儿一般的姿势。

威廉茫然失措。

引导者倒是显得有点开心,她甚至用脸蹭了蹭他的胸膛,并不在意上面还有打理花草时沾上的泥土。他觉得有些脸热,并后知后觉,大小姐可能……或许……是在撒娇?

意识到了这点他就不太好意思把她放下来了,人偶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,抱在怀里一点重量都没有,蕾丝擦过他的手掌,痒痒的。她就心满意足地靠在他怀里。

“果然没有威廉还是不行。”

走到洋馆门口,威廉准备放下她开门的时候,听见了这么一句。

“明天可以重新和我一起吗?对战和讨伐怪物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好意思,她攥着帽子上的黑纱遮住了脸,威廉看着不由得担心漂亮的布料会因为这个起褶皱。

认真地思考了一下,他回答:“正是因为您我才能存在于此,您可以放心地依赖我。”

……正中靶心!人偶捧着发烫的脸,星星眼地看着他,仅剩的消沉情绪一扫而光。或许已经在威廉沼沉底了。



上山失利之后想对少佐撒娇 这样没头没脑的产物

小学生文笔  或许小学的时候我的文笔还要好一点

然后被少佐治愈了的大小姐今晚也要用金林林上山了


评论
热度(3)
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,大概

关注的博客